通信
当前位置:主页 > 观点 > 通信 >
湖北日报讯 记者 蔡华东 刘长松 通讯员 高启秀 王俐伶
时间:2016年09月11日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浏览:

尚禾公司总经理欧阳斌介绍,公司有2万亩订单农田,必须收。还有3万亩没有签约,但乡里乡亲的,只要愿意卖,也收。他说,我们长年做农业经营,提高了市场营销能力,积累了一定的抗风险能力。去年公司曾购销400万斤粮食只赚1万元,就只是为了解决农民卖粮的问题。我们在工厂化育秧、农资农药经营、机械化服务各方面创造的利润,今年可能会赔出许多,但为了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,我们该赔时就应舍得赔——说到底,这也是为公司自己——有人种,我们才有事可做有利可图呀。

原标题:湖北日报讯 记者 蔡华东 刘长松 通讯员 高启秀 王俐伶

丙申夏,雨急水深高温持久,大灾揪心。

产粮大省,粮产如何?8日,我们来到全国有名的产粮大县——监利。

天高气爽,大地铺金。再生稻头茬正在大面积收割,追一把肥就静待第二茬生长。满畈中稻也成熟了,在夕照下一片金黄。

尺八镇尚禾农业开发公司门前大道上,载重车排着队,向外运送新谷。更多的,是农民开着拖拉机来卖粮。

院内高敞的仓库里,稻谷堆得像山。

一侧的大厂房里,巨大的烘干机不停地嗡嗡作业。“今年收成如何?”

三合村农民蔡正旺告诉我们,50亩地,其中20亩再生稻30亩中稻。再生稻头茬亩产1200斤左右,比去年少了三成。每斤1.13元,因为是尚禾公司的订单农户,每斤再加2分钱。另外,公司全年钱款补贴每亩还有30元,算下来每斤接近1.2元。“对这个价格满意不满意?”“满意满意。”

老堤村农民张华林也跟我们算了一笔账,40亩再生稻,收了3.6万斤,比去年严重减产。他不是尚禾公司的订单农户,也拉过来卖,首先是可以拿现金,再是也只有这个地方可以出手。他说,往年,他那一带多是粮贩子上门收购。可今年雨水多,高温时间长,有的田块谷子灌浆不饱满,出米率低,碎米多,贩粮生意基本无利可图,目前就没人上门收购了。

大灾年,产量减了没有?对此,村民均认为,没有,总量肯定还有增长。一是种植模式改良,如过去种再生稻并不普遍,“产量不大还费力,懒得淘神”,而今因再生稻第二茬的米特好吃、价格好,今年种再生稻的人多了,相当于扩大了复种指数。二是近年种水稻“比较效益”好,由种旱田改种水田的大大增加,总面积扩大。亩产减了,总产量却大了。这也是虽然出手粮价偏低(如每斤1.2元仍低于国家保护价)而农民愿意早出手、早兑现的原因。

新粮增收,可走村串户甚至田头收购的粮贩子大为减少了,会不会出现卖粮难?

对此,有的村民的确有担心。

但监利县近年形成的较为完备的农村农业服务体系,给这一难题“系上保险带”。

尚禾公司总经理欧阳斌介绍,公司有2万亩订单农田,必须收。还有3万亩没有签约,但乡里乡亲的,只要愿意卖,也收。他说,我们长年做农业经营,提高了市场营销能力,积累了一定的抗风险能力。去年公司曾购销400万斤粮食只赚1万元,就只是为了解决农民卖粮的问题。我们在工厂化育秧、农资农药经营、机械化服务各方面创造的利润,今年可能会赔出许多,但为了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,我们该赔时就应舍得赔——说到底,这也是为公司自己——有人种,我们才有事可做有利可图呀。

像尚禾这样的新型农业主体,监利有50家,遍布各乡镇,提供种田全程服务,包括种肥药、耕种、收购等。

“满脸堆笑地收进来,愁眉苦脸地卖出去。农民卖粮是不难了,现在是难在我们这里啊。“欧阳斌直言,今年粮食收购压力剧增。他用房产作抵押,贷了1000多万元,还把商业上的资金也调过来了。近期找老朋友往外地卖了几百万斤,既筹集资金,又腾出库容。还与订单农户协商,如果一个半月后结账,每斤再加一分钱——这样先让非订单农户“吃定心丸”。“总之,宁可自己多吃亏,也要让农民少为难。”

收获的季节,喜悦的日子。车来车往、人来人去,欧阳斌忙个不停。听说我们要离开了,他不忘强调自己的思考:“农民是无法单独面向市场的,我们作为市场主体,替农民承担风险义不容辞,但还需要政府及相关部门提供金融、仓储等多方面的政策支持和制度创新。大家齐努力,才能把吃饭这个天大的事搞稳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