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
当前位置:主页 > 创投 > 人物 >
英模电影:以英雄模范人物事迹为蓝本 播撒精神力量
时间:2016年07月25日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浏览:

  连绵群山中,一位长者缓缓走来。伴随空灵的背景音乐,他把瘦弱的身影一步步嵌进光秃秃的山岭。随后,画中人拐回崖边,凝望远方……这是电影《杨善洲》的开场。一名党员、一个典型、一面旗帜。农民书记杨善洲植树造林造福百姓,他自己也化作一棵参天大树,站成永恒,给我们播撒着永远的精神力量。

  此外,方志敏、董存瑞、雷锋、焦裕禄、孔繁森、王进喜、邱娥国、龚全珍……他们犹如一面旗帜,指引我们一步步前行。而这些闪光的人物背后,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共产党员。

  作为主旋律电影的中坚力量,英模电影以英雄模范人物的真实事迹为蓝本,以赞美歌颂英模人物的高尚品格为主题,在银幕上留下了一大批经典的共产党员形象,他们用一生来兑现那句入党誓言——

  一个个鲜活的经典形象

  自1964年,英模电影《雷锋》问世,迄今我国已经创作了几百部该类型电影。其中,《雷锋》《焦裕禄》《孔繁森》《杨善洲》《钱学森》《第一书记》《吴仁宝》《永远是春天》《郭明义》《张思德》《生死牛玉儒》《任长霞》《离开雷锋的日子》《阳光小巷》等英模电影,凭借深刻的主题、精良的制作、纪实的风格,在电影画卷中,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纵观英模电影,其主要内容,也是最大亮点,便是在现实基础之上,通过艺术加工,塑造了一批鲜活的英模形象。若从英模人物身份来考量,这些艺术形象主要可分为三类:

  一是党员干部模范。为了国家的繁荣强、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康,他们俯首甘为孺子牛,以铁肩担道义,以侠骨系柔情,鞠躬尽瘁,留下许多感动。电影《焦裕禄》以“平民化视角、散文化结构、温情化策略”艺术再现了焦裕禄的崇高一生,该片发行时(1990年),创下了首轮发行拷贝567个的纪录,并于次年荣获中国电影金鸡奖、百花奖的最佳故事片奖;《第一书记》则深情刻画了凤阳县小岗村党支部书记沈浩扎根基层,心系人民的感人事迹。此外,《杨善洲》《郑培民》《生死牛玉儒》《任长霞》等均属此类,电影中的主人公以党和人民的事业为重,勤奋务实,无私奉献,用实际行动兑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誓言。

  二是行业模范。如反映“两弹一星”元勋邓稼先为实现原子弹和氢弹成功爆破而无私奉献一生的《邓稼先》,表现钱学森对祖国炽烈情怀始终如一的《钱学森》,展现几代航天员为了航天事业默默付出的《飞天》,以两个时代的横断面表现两代产业工人为祖国石油事业舍身忘我的《铁人》等影片,讴歌了那些为祖国经济、科技、文化发展立下不朽功勋的大国工匠。

  三是道德模范。“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”的普通战士雷锋、贵州残疾青年教师卢荣康、北京大学教授孟二冬……电影《雷锋》《青春雷锋》《水凤凰》《孟二冬》等把镜头对准了这群平凡之人,但他们身上的助人为乐、甘于奉献的高尚美德,却铸就了他们的不平凡,也为我们送来一片片温暖。

  一次次可贵的艺术探索

  近年来,随着我国电影产业市场化运作机制逐步成熟,多类型题材争鲜斗艳,英模电影也不得不面对市场的考验。当下,英模电影不断探索新的表现形式,无论是叙事视野的广度,还是对英模人物开掘的深度、艺术感染力的营造,都取得了一定的进步,打破了英模电影粗糙、直白、刻板、说教的原初印象。

  首先,从神坛走向生活。剥离人物的情感,塑造“高、大、全”式的英雄,这种僵硬、脱离现实的表现,难以让观众产生认同和共鸣。相应的,把英雄还原为普通人,以拉近英雄与观众的距离,不惮于表现英模人物的缺点、弱点,不回避他们的个人感情,不仅表现他们的业绩和理想,也表现悲伤和失落,这种复杂却鲜活的呈现更有魅力。

  电影《杨善洲》讲述了原保山地委书记杨善洲退休后,扎根大凉山,义务植树造林22年的故事。他为什么会做出如此选择?“在职时,我没有搞一次特殊。退休了,我想回去为家乡做点事。”浅显的话语,朴素的动机,比任何慷慨激昂的演说都更打动人。当这位老党员把5万多亩林场无偿交给国家后,县里奖励他10万元,因为“县里穷”他没要;市里奖励了20万元,他将一半捐给保山一中,6万元用来给林场兄弟盖澡堂,仅留下4万元给妻子。此处,英模不再是只有牺牲的苦情人物,他也有理想的指引,也有家乡家庭的温情。

  其次,从个体转向群体。在某些英模电影中,为了塑造主人公,把其他角色当成附属品,他们就像一个个干瘪苍白的符号,缺乏主动的戏剧表现,只是为主人公的“华丽”做陪衬。然而,这种做法,难以构筑一部有灵魂的电影,更无法在琳琅满目的电影市场脱颖而出。电影《铁人》的成功,不仅在于将上世纪60年代与当代、东北严寒与西部沙漠两个时空进行完美嫁接,还在于塑造了“铁人”王进喜、刘文瑞、郑万堂、刘思成、赵一林等一批有血有肉的石油工人群像。这种多元的人物塑造,推动了情节发展,提高了影片的娱乐性和观赏性。

  再次,从“记人”变为“塑人”。纪实风格,一直是英模电影的主流。为了更具说服力,英模电影常采用非职业演员、实地拍摄、自然照明、同期录音等制作模式,有的甚至让英模人物原型担任主演,这种以创作观念与影像风格的纪实化来逼近历史的“记人”方法,虽然真实性更强,却时常会因电影化水平欠佳、提炼不够、戏剧冲突不足、剧情冗杂等不被观众买账。于是,越来越多的英模电影,在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方针的基础上,进行艺术提炼、艺术虚构,积极调动视听手段,去塑造英模人物。《青春雷锋》选取了青年的横切面,将雷锋对爱情的憧憬,兄弟的情谊等多种精彩元素结合在一起;《任长霞》中,任长霞不再是社会主义传统中金刚怒目式的“铁姑娘”,她爱美、爱流泪……

  一场场震撼的精神洗礼

  没有雨水的滋润,大地会一片荒芜;没有感动的眼泪,我们的心灵也将一片荒芜。英模电影以树立榜样、弘扬正气为精神内核,为我们塑造了一个个鲜活而感人的共产党员形象,闪烁着信仰的光芒。每看一次英模电影,都是一次精神的洗礼。

  然而,在电影类型日趋多样丰富的当下,电影娱乐功能被推崇备至。如何适应主流年轻观众的审美心理,最大化实现英模电影的价值,或许还有很大的探索空间。

  首先,英雄崇拜是人类亘古以来的心理需求,“人们依然渴望获得精神的充实、意义的肯定、归属感的支撑,人们依然拥有一个大大的人字的冲动。” 中外电影史上,无论是纵向的17年电影(1949-1966),还是横向的美国好莱坞,带有传奇色彩的英雄电影备受观众厚爱。所以,“将平民一己的微观实践融入宏阔的社会历史之中,让主体找寻到有限生命的永恒况味”的英模电影是符合电影发展规律的,是大有所为的。

推荐文章